邮箱  |  会员  |  OA  |   ENGLISH
当前位置:深圳虚拟大学园 >> 园区文化 >> 美文赏析 >> 浏览文章
云南游记-最靠近天堂的地方
2007-4-1 21:24:00szvupcom 【字体:
离开云南的时候,忘了对着天地大呼三声:"嘿,回深圳了。"因此我从云南回来后,却发现我的魂魄还未归来。实在不忍让美好记忆被都市这纷繁的事情冲刷淡忘,我要快快倒带一遍,让一切留在我的笔尖。


   第一站,我们到了丽江。那日真是风轻云淡,轻了行装悠悠闲闲地走入古城的小巷,丽江的古韵立即扑入眼帘,虽然知道很多房屋是后来重新盖的,但古色古香的小城仍然让人心清气爽。从丽江古城的随便一个位置望去,你能看到的景致都只有六个字:小桥流水人家。丽江古城没有任何一条大街,全部都是高高低低的石板路伴着两尺宽的流水,然后就是精制的院落,精制的小店,悠闲的纳西人。在这样的地方,这样的阳光下,我挥霍着我的快乐和我的笑容,处处留影,企图融入这小城美景。整个上午慢慢地把每条街都逛了一遍,各式各样的蜡染、银饰、药材、工艺品打动着包括男士在内的每个人,纳西人独有的东巴象形文字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你无动于衷,朴素的木盘、精制的彩色木雕,上面都刻有东巴文祝福的话。然而真正让我感兴趣的不是刻着什么"吉祥如意"、"一生平安"等等字样的雕饰,而是刻有原汁原味东巴经文的木版,仔细听听艺人给你讲解那上面的故事吧,每个故事都饱含着爱。到了丽江,另一件大事就是吃啦!纳西的小吃更有特色,尤其是在古城内,占一张小方桌、几把竹椅,晒着太阳,闻着小风,听着纳西古乐,看着小桥流水,品一壶黄酒,来几盘当地的小菜,那种滋味实在不是用"惬意"可以形容的了。黄昏,我离开大部队走入古城,古城内仍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大红灯笼挂起来了,篝火生起来了,酒吧的音乐响起来了,哇塞!比白天还热闹。我买了一盏许愿灯,点燃轻轻放入四方城的溪水里,然后一路追着看它越飘越远,带走我的美好心愿,那一刻,我就知道我的魂魄会夜夜归来......



   第二站,我们去了玉龙雪山。也许是在丽江古城吹了晚风,我去雪山时,已颇感不适。从丽江古城出发一条笔直的大路直达雪山,远远地已感到它的威严。山的颜色看起来不那么清楚,只觉得山上那斑斑驳驳的白点不那么真实,很怀疑那究竟是雪还是浅色的岩石。上玉龙雪山前我们乘索道去了牦牛坪,那是一片广阔的山间草原,上去一看,满眼绿色,弯弯曲曲的栈道感觉直达天际。但"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我的不适让我只好驻足,同志们同情地与我挥别,远远看着他们黄色的身影慢慢变淡。等到他们下来,天已晴透,好像天门被打开一样,整个世界,蓝天绿草,一样的透亮!再乘大索道到达雪山,天色却巨变,寒风瑟瑟,雨丝漫漫。下了索道,只见雪山上的雪的确不多,难以覆盖大面积的岩石,但在我这没有见过雪山的人眼里,依旧是壮观的。高海拔果然让我出现了一些反正,步履必须控制得很缓慢,否则心就会跳得很快,雪山上不时看到身体不适应吸氧的人。坚持着在"海拔4506"的标志前留下了我的倩影,感觉自己挺像个英雄。



   第三站,我们到了泸沟湖。我们瞌瞌碰碰地花了8个小时才到泸沽湖。提起泸沽湖,人们会不由自主地想到"神秘"、"原始"等字眼,不例外的,我们也是一直被这种神话般地情绪一直鼓动着无冤无悔地一路享受着旅途的艰辛,带着梦天魔地的想象直奔而来。当接近这片传说中的世外桃园时,也就是从山顶远眺着湖水一路盘旋而下的那段时间里,我们开始疯狂,天呀,那片湖水在蓝天映照下闪着迷人的波光,色彩美得让我迷乱,那哪是水呀,简直就是一块美玉!车到著名的摩梭人家落水村,我们在当地特色的木楞房式小客桟安顿下来,三层楼,三人一间房,只有一个公用厕所在楼下大院的一个角落,床铺也不算干净,条件就将就了。饭就在他们厨房烧着吃了,东家上了一罐叫"苏理玛"的摩梭酒,听说是用青稞和高梁酿制,风味极好,有点象甜酒酿,但味道更为醇厚些。最下饭的是当地的一种"猪膘肉",味道有点象火腿,但听说它可以放置10年而不腐,而且放得越久,味道越香醇。天色渐暗,忽然觉得内心深处被一种不知名地情绪所包围,被一种自己并不熟悉的气息所困扰,仅仅一种异域氛围吗?我无法抒写出那种感觉。听说摩梭人最奇异的在于他们独特的婚姻形式,就是"走婚",男女情侣之间,女子称男子为"阿注",男子称女子为"阿夏"。有一首摩梭民歌,大意是"美丽的泸沽湖呀,迎来了朝霞;巍峨的狮子山呀,白云撩绕;慈祥的母亲站在门口,她为什么这样高兴呀,哎!!!因为女儿已长大成人"其实,这首民歌就道出了摩梭人的母系社会观念。由于在摩梭人家庭的形式里,母亲维系家族血缘的命脉,而且地位也是至高无上的,所以在摩梭人眼里,生下一个女儿,是非常荣耀的一件事,因为女儿就意味着可以延续家族血脉。入夜,带着各种疑问和好奇,我们开始家访,屋内黑沉沉的,只有火塘的光一闪一闪。摩梭人崇拜火,所以家家户户都在火塘的正面供有火神牌位,用精美的食品祭典它,一年四季火塘都必须不能灭地燃烧。在这样的黑屋子里,我感到缺氧,即使是桌上的酥油茶和小吃都不能制止我逃跑的脚步。就这么跑出来,来到一个院子开始参加篝火晚会,在一个20平米左右的院了里,周围的观众就围了近三四百人,场内是一群摩梭姑娘小伙着节日的盛装踩着有节奏的舞步,边用欢快的歌声对唱,"玛达咪阿哈玛达咪。。",尽管歌声和打跳都很民族,但你在这群摩梭人的脸上已找不出他们用对唱来表达情意的原始和纯朴了。不到半小时,我们就抽身退出,只是暗叹为什么商业化的冲击会污染地这么快了,泸沽湖的自然环境虽说没有被破坏,可摩梭人的文化已被污染了。第二天,我们冒着小雨乘船泛舟泸沟湖,前方是湖面上几处飘浮的小岛,回头是岸边一幢幢古朴而典雅的木楞房,清凉-是我当时唯一的心情。船到湖心,不甘寂寞的我们开始放歌,于是湖面远远近近都是回音,把湖水的清凉连同高山和峡谷的层次都装进歌里,让人悠然沉醉。



   第四站,我们来到虎跳峡。只有一条小路沿山峡而下,浪涛翻涌的声音越来越清晰地传到耳朵里,水气扑面,一块大石出现在眼前,虎跳峡正是由于这块"虎跳石"而得名,传说猛虎是借这块大石跳到对岸。 这里就是举世闻名的虎跳峡中最最险要的之处-中虎跳,是著名的"鬼门关",1986年中国长江漂流队队员孙志岭和四川记者万明都在此以身殉职,更将悲壮赋予了中虎跳。再往下走不久,只见奔腾的金沙江带着雷霆万钧的力量,带着远古雪山凛凛的寒风,带着玉龙、哈巴两大雪山压迫下的怒吼声,向我们迎面扑来,在峡谷中激起冲天的巨浪,在望峡台边卷起千堆雪。江水撼动着脚下的岩石和我们的身躯,甚至周围的空气,扑面而来的新鲜的而又略带腥味的水雾很快打湿我们的头发和脸庞,水声的巨响淹没了我们的放声呼喊。大自然的神奇力量和不可抗拒性使我久久凝视虎跳峡。他千万年如一日没有止息的奔流,无论我们喜也好,悲也好,都无碍他汹涌澎湃的野性宣泄;无论我们苦也好,乐也好,他不会停下脚步稍稍喘息。在大自然的面前,人类显得多么渺小呀,人生的历程是这样短暂,为什么我们放不下心底的痛苦和烦恼,为什么我们吝啬给于他人的关爱和善心。虎跳峡的急流仿佛带走了我的浮躁,使我的心海突然静如止水,那一刻的宁静、忘我和舒适无法言表。许多人在虎跳峡前无语凝神,每一秒钟都显得那么珍贵。虎跳峡--让我们抛开一切想法,体会哪怕是短短一刻安宁也觉得不虚此行的心灵栖息地。



   第五站,我们奔向中甸-香格里拉。"香格里拉"藏语意为―"心中的日月",本世纪初英国人詹姆斯.希尔顿在香格里拉的一段不平凡的经历,给他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美好记忆,他所写的《消失的地平线》在当时的整个欧洲引起轰动,他把这里描写成一个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我们就怀着因此带来的好奇、神秘和无限的遐想,踏上了找寻"伊甸园"的旅程。沿着滇藏公路北上,车进入迪庆藏族自治洲的首府--中甸,远远的便看见碧绿的苦荞、灿烂的野花、古朴高翘的屋檐和不同服饰的少数民族,那不一样的民俗和田园风光足以让人心跳加速。随风飘来串串牛铃羊铃儿叮叮当当,牦牛、羊儿悠游于花丛中,就象一片片色彩绚丽的地毯上缀着星星点点白云,满目的青绿,满目的花海,美不胜收。喜不自禁的我们沿途屡屡大叫停车,贪婪地留连于花海丛林中,忘情地奔跑、自由地呼吸、恣意地陶醉,让欢笑与花香撒了一路。天色尚好,于是我们直奔纳帕海,它距中甸县城不到10公里,属于季节性高原湖泊。这个季节湖水已退远了,纳帕海只是一片沼泽地,环抱在群山之中,淡淡像一幅水墨画。我不知道云南人为何喜欢管湖叫海,洱海、碧塔海、属都海、纳帕海等分明都是湖泊,但云南人却把它们称为"海",而且都赋予了非常好听的名字,我想也许只有"海"才能体现香格里拉的神韵吧!我们选择了骑马来领略草原飞驰的感觉,它的草都不算太高,但长得很整齐,舒展着,俨然是一张天然的绿地毯。一个藏族小女孩驾御着我骑的马,我问她:"读书了吗?"她骄傲地说:"我会说普通话,当然受了教育。"那纯纯的童音让我哑然失笑。第二天,我们迎着朝霞赶往碧塔海。碧塔海离中甸县城有四十多公里,我们在群山中转了几个小时,才到停车场。下车后是一段无数个小弧形连接起来的木板路,顺着这样的路一直往前走,周围的树郁郁葱葱,有笔直向上的,也有卧睡着的,甚至有些老死了--变成朽木倒在地上。路上不时闪出可爱的小松鼠,惹得我们一阵狂追。走了约莫二十分钟的路程,我们的面前突然一片明亮,广阔的草原贴着一片幽蓝的湖水,绿树绕湖,清风拂面,蓝天欲破,清水见石,当此情景,只觉似梦似幻,不类真实。我们兴致勃勃的跳上一条船,当船到水中,刚还笑成一团的我们,都变得深刻,周围安静得只听见风声,正如梭罗在《湖滨散记》里这样说:"一个湖,是风景中最美丽、最有表情的景色,望着它的人,可以量出自己天性的深浅。"当我们上岸后,饱吃了一顿牦牛肉,便朝北方向驱车5公里,来到云南最大的藏族佛教寺院噶丹松赞林寺。云南真是一天四季,刚刚还晴空万里,一会只见一片巨大的阴影掩过来,一直逼近松赞林寺,还没等我们平息慌乱,闪电带着雷雨便遮盖了整个世界。我为这自然的奇景震惊得无法言语,只吐得出来一个字,哇!进寺之前先听了一番谆谆教导:进门时左脚先,出门时右脚先,永远不可以踏门槛。其实我对藏传佛教一直尊敬,而因其神秘和信徒令人难以置信的虔诚更怀着畏惧,所以丝毫也不敢违背指示。寺中四壁均绘各式彩色佛像,我屏息听着介绍。在那层层叠叠的经楼里浸淫佛意的气息,彻悟人世的玄机,获取解脱的力量和自立的信心。
明天就要离开,不舍的情绪让我们久久不肯休息,有人说:"让我们去追赶太阳吧。"一句话,让大家热血沸腾,一定要留住它,哪怕"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迎着暮色车继续飞驰,远处一片藏民的村落升起一缕淡淡的炊烟,逶迤绵延,如梦似幻。我们翻过一个山坳,来到大峡口,眼前变得非常开阔:宽阔的草原一直延伸至远山,一片片油菜地在阳光下金黄金黄的,牦牛、马在蓝天下悠闲地吃着草,草原上一束束红色小草更添景致,这就是中甸呀-最靠近天堂的地方!夜里我展转难眠,腾格尔的歌在耳边一次次地回响,"我爱你,我的家,我的家,我的天堂……"。
回到深圳,我常常感觉过去的8天仿佛在梦里,当我用真实的笔来记录下它时,总无法那么清楚地留住梦境,其实世外没有桃源,净土在自己心中。就像《消失的地平线》里写的:



" 只要你喜欢,我都不介意
但值得肯定的是
如果那里是香格里拉,那么就在那个方向
离文明只有几里之遥
如果我们正在越来越近,而不是越来越远
令人感到很愉快"。

 

会员中心   |  统计平台   |  人才招聘   |   联系电话   |   图片中心   |   下载中心   |   学位论文库   |
深圳虚拟大学园管理服务中心版权所有 Since 1999.9.10  Tel:(86)755—26551558  地址:深圳市高新区南区深圳虚拟大学园大楼  粤ICP备050851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