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  会员  |  OA  |   ENGLISH
当前位置:深圳虚拟大学园 >> 园区文化 >> 美文赏析 >> 浏览文章
婺源-----中国最美的乡村
2007-4-1 21:24:00szvupcom 【字体:
在这个心意随意挥洒的假期,发现了她----婺源,网上的几张图片,那以如水墨画般的乡村,让我踏上这次旅程。关于她的介绍,只言片语,少之又少,但却有两个之最,一说婺源-------中国最后的香格里拉,一说婺源------中国最美的乡村。我没有到过香格里拉,无从比较,也许是指那是未经开发的处女地,只是为了那片美丽而纯净便出发了!
    到达婺源县城已是傍晚时分,转乘摩托车,我们向目的地----小桥流水人家李坑进发。 山路并不陡峭,反而细致而平坦,只是四周漆黑,十月的江西,本该是一个温和的季节,但呼呼的山风,让我们禁不住在车上瑟瑟发抖,长长的白衣飘散在漆黑的夜里,连一丝幻想也没有了,只有耳边呼呼的风声和头顶的繁星。也许由于冷,不长的路程仿佛走了很久。终于听到溪水叮咚流淌的声音,在一个仿佛黑伞般的老树下下了车,由着小溪领路,我们摸黑进了村子,渐走渐明,前面已是灯火一片,恍忽之间仿佛步入了聊斋,自己以如一迷路的书生,在一片漆黑荒凉的旷野发现一片灯火通明的宅子。开始有村妇迎出来,热情邀我们到家里去住,在她们眼里,我们这几个背着大行囊的外乡人以如远行归来的孩子。一路的疲劳和寒冷使一直沉默的我们开始活跃起来,借着各家散出的灯光我们在村里转悠,发现这村子是T字形,村民们依河而居,村子不大,但已可以看见身影绰绰的木楼亭榭,身后的村妇也越集越多,小孩们嬉笑着围着我们疯闹,于是村子似乎因我们的到来而热闹起来!在村子的T字交界处选了一家安顿下来,放好行囊,主人一家于是忙开了!
    来不及休息,我们开始打量我们的家,这个家是由两幢两层楼房组成,我们所住的这幢显然是后建的,前面一栋已古老斑驳,主人家告诉我们,这是他们祖上明代时建的,专用来看戏观赏用的,早已空置数年。与主人攀谈之间,女主人已备好香喷喷的饭菜,我们一阵狼吞虎咽,家常菜的清香终于赶走了一天奔波的劳累!
    主人家泡上自己种制的绿茶,这时突然很想到前面那已破旧的小阁楼上去喝茶,央求主人家开了门,顺着木梯吱吱呀呀爬上阁楼,仿佛置身于明代的茶楼小馆,小小只有十来平方的小阁楼,临街是雕花的的窗子,阁楼正中是一张已斑驳的八仙桌、四条长凳,桌上摆着两支铜制的的烛台,岁月的年轮已在它身上划上一道道绿色的痕迹,烛台里还插着已将烧尽的红烛,一支不知是何年代的花瓶里,插着两支将焉的野花,主人告诉我们那是上一拨客人留下的,我们是这阁楼的第二批客人。
    我们围坐在桌旁,点上红烛,村里已安静下来,只听见楼前涧涧的溪水和着蛙鸣,倚在雕花窗前,想举杯邀月,却看见高远的夜空,满布繁星,凉凉的秋风拂面而过,雕花窗发出吱吱的声音,仿佛在诉说那远逝的岁月,在这古老的绣花楼,把酒当歌,喧嚣都市里的坚强和坚持已抛至九宵,心情以如这静谧的夜一样宁静而安详。
    夜深了,村庄安谧寂静,在这初秋清冷的夜,厚厚的棉被裹着一身的疲惫入睡,睡眠醇厚酣畅,心情温暖而踏实。
    清晨,在泥土的清香中醒来,淡淡的晨曦洒进窗内,照在厚厚的花棉被上,神清气爽的在微凉的清晨从温暖的被窝起身。
    走在村里的石板路上,空气中迷漫着瓜菜的清香,晨曦透着薄雾洒在高低错落的黑瓦白墙上,泊泊的溪水从东向西,轻吟着晨曲围着村庄流淌,清溪上横卧着一座座古老的石桥,清绿的溪水倒映着粉墙黛瓦,早起的村妇在溪边洗衣,两三个早起的行者盘坐在路边写生,一切恬淡自在。
    早餐后,我们在村里房前屋后转悠,婺源的房子是典型的徽派民居,一色的粉墙黛瓦,翘角飞檐,层次分明的马头墙和风火墙,从楼顶望去,只见高低错落,近处停泊的白的、灰的鸽子,远处青的山,绿的树,摇曳的瘦竹、清清的水田,溪水如一条玉带缠绕飘远,难怪南宋著名理学家朱熹这样赞美家乡"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一切一切,构成一幅美仑美奂的田园风光图。
    顺着溪水信步走出村,村口有两株古树,枝繁叶茂,仿佛如两尊卫士守护着村庄的宁静,溪流里,有三四个孩童撑着竹筏在水中嬉戏,我们于是童心大起,和孩子们在水里嬉闹起来,直到晌午,饥肠漉漉回到家,仿佛又回到童年…………
    下午,我们决定去周边的村子看看,婺源的地图上散落着上下晓起、延村、清华、思溪……….,租了摩托在山路上风驰电掣,先是到清华镇彩虹桥,这是我国保存最完整的一座廊桥,建于宋代,因唐诗"两水夹明镜,双桥落彩虹"而得名,桥身坚固而不失秀美,如一道彩虹横卧在清澈的河面,站在桥里,看远处绿树掩映的白墙黑瓦,天空高远,一切宁静而悠远。
从清华折回的路上,我们又到了延村,这个村因清代多出举人巨富而闻名,被誉为"清代庄园",这儿的房子如城堡般围居,只有窄窄的石路将石屋分成一间一间,如果说李坑是小桥流水、平常人家,延村的房子就更显气派,高高的门坊,精美的砖雕,不用进屋已知主人家的身世显赫,迈过高高的门槛,站在前厅巨大的石板地上,阳光透过天井照在幽暗老屋里,高高的前厅,木式的楼阁布满了各种雕塑,有戏剧人物,历史人物,神话人物,花鸟虫鱼,只是经过岁月的磨砺,木雕乌黑发亮,所有人物雕刻都没了头,那是那段特殊岁月留下的创伤,垂暮的老人坐在幽暗的老屋追忆着逝去的岁月和浮华。
    从延村出来,已是黄昏,飞驰在山间的小道上,清凉柔软的风轻扶着我的发,看远处山坳里的村庄,掩映在一片绿色如烟的丛林中,夕阳洒在错落有致的村庄,如一根根金色的指尖拨弄着村庄的心弦。"古树高低屋,斜阳远近山,林梢烟似带,村外水如环"不正是细细的诉说着这生生不息美丽的图景吗?
    告别婺源,却挥不去那份云淡风轻、恬静自在的心情,也许在都市的清晨醒来,看见第一抹阳光,以为错掉进婺源的晨曦,以那份宁静悠远游走在都市里。

 

会员中心   |  统计平台   |  人才招聘   |   联系电话   |   图片中心   |   下载中心   |   学位论文库   |
深圳虚拟大学园管理服务中心版权所有 Since 1999.9.10  Tel:(86)755—26551558  地址:深圳市高新区南区深圳虚拟大学园大楼  粤ICP备050851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