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  会员  |  OA  |   ENGLISH
当前位置:深圳虚拟大学园 >> 园区动态 >> 2015 >> 浏览文章
李晓红校长在第二届大梅沙中国创新论坛上谈“武大梦”: 办中国特色世界一流大学
2015/11/19 11:10:30 武汉大学广东研究院 点击数:
【字体:A+ A A-

20151113日,第二届大梅沙论坛在深圳举行,论坛主题聚焦“新常态与制度创新”,凝聚改革共识,助推改革创新。论坛由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创立并主办,以深圳大梅沙作为永久会址。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委员长、中共中央政治局原委员李铁映,全国政协原副主席、民盟中央原第一副主席张梅颖,欧洲联盟委员会原主席、葡萄牙政府原总理巴罗佐,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美国能源部原部长朱棣文,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原副主任厉以宁等数百位来自全球各地政界、商界、学界最具影响力的人士出席了本次论坛。武汉大学校长李晓红更是作为教育学界代表出席并发表了《“教育”——永恒的主题》演讲。

李晓红校长从教育强国之梦,教育改革之路,武汉大学之梦三个部分进行了主题演讲。

他表示,教育有主导经济、社会、科技发展的功能,今天的教育就是明天的经济。如果看一个国家经济社会的发展,首先看它前五十年或者是前三十年它的教育是怎么发展的,然后你才能够看见它现状或者是未来五十年和三十年经济和科技是怎么发展的。改革开放三十年以来,中国的教育投资涨幅非常快,但中国仍是教育大国而不是教育强国。

同时,他提出,目前中国高校教育仍然存在很多不足,教学与科研之间的矛盾依然存在,高校趋同化比较严重,特色不太鲜明,高等教育区域发展不平衡,教育总体投入仍然不足。如果要强国,目前存在的弊端和顽疾需要改革,作为校长,应该是全副精力在找人、找钱,抓教学、抓科研。

最后,李晓红校长肯定了武汉大学近几年的发展和进步。是中国最老的大学,中国最美丽的大学,中国最具卓越精神的大学,中国的一流大学,并提出武汉大学要办中国特色世界一流大学的“三步走”战略。

会后,李晓红校长与到场参加论坛的200多位武大校友合影留念。(作者:黄鹏;摄影:胡潇)

 

以下为演讲实录:(根据第二届大梅沙中国创新论坛微信直播编辑整理)

 

李晓红:

各位领导、各位专家、各位学者,还有同学们,大家好!我想讲的是《教育——永恒的主题》,可能有人不太赞同这个,但是我认为教育还有主导经济、社会、科技发展的一种功能,我在2013年亚布力论坛上讲过一个观点,今天的教育就是明天的经济,如果看一个国家经济社会的发展,首先看他前五十年或者是前三十年他的教育是怎么发展的,然后你才能够看见它的现状或者是未来五十年和三十年经济和科技是怎么发展的。

我今天的内容有三个部分,第一是教育强国之梦,第二是教育改革之路,第三是武汉大学之梦。

第一,教育强国之梦。著名的“钱学森之问”给我们很大的深思,2005年温家宝总理在看望钱学森老先生的时候,钱老感慨地说,现在中国没有完全发展起来,我认为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没有一所大学能够按照培养科学技术发明创造人才的模式去办学,没有自己独特的创新的东西,老是“冒”不出杰出人才。这就是著名的“钱学森之问”。我想他包括两个层面的意思,一是说学校培养创造发明人才的模式还存在一定的问题或者是缺陷,二是说创新创业型的人才在社会上发挥作用脱颖而出的机制,就是他想脱颖而出,但是有些机制可能还有一些束缚,还有一些问题。所以“钱学森之问”是关于中国教育发展的一道很艰深的问题,需要整个教育界乃至社会各界共同破解。

如何破解呢?在去年2014910号,习近平总书记发表了一篇《发展具有中国特色世界水平的现代教育》的文章,他指出,“要办好中国的世界一流大学,必须具有中国特色……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哈佛、牛津、剑桥,但会有第一个北大、清华等中国著名学府”。我想总书记一个是吹响了号角,第二是说一定要有中国的特色。我们有自己的特色,不可能完全照着哈佛、剑桥、牛津照搬,我们有自己的伟大、有自己的北大清华、有自己的高校。

为了解答“钱学森之问”,在今年115日,国务院正式颁布实施了《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总体方案》,所以正式地拉开了中国高校向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冲刺的大幕。世界一流大学的行动一触即发,我昨天来的时候有老师告诉我说在网上有了,说是教育部颁布了一个关于世界一流大学行动计划,其中包括了24所一流的大学,当然肯定有武汉大学,要大量投入。后来教育部辟谣,说我们没有说这个话,不管怎么样这个行动是存在的,是肯定要推进的。

目前你要办世界一流大学怎么办?我们现在的大学规模是3千万,规模居世界第一,但是人口一出,我们不能叫做强国,只是高等教育的大国或者是人力资源的大国。不管办世界一流也好、世界一流学科也好,最终一个目标,一个是我们要建创新型国家,我们在教育方面要实行创新型国家的建设的话,就是要实现两个转变。现在要从高等教育大国向高等教育强国转变,从人力资源的大国向人力资源强国转变,这是我们目前两个指标,实现两个转变。 

第二,教育改革之路。你要强国,有些现在存在的弊端和顽疾应该要改。目前的现状是,我们很多从事教育的可能比我还清楚,在今年5月份最新公布的全国高校名单,我们全国高校所有各类的包括学院、学校等等,加起来是2845所,其中985高校39所,李铁映当时做国家教委主任这么多年,那是给这些学校的发展、现在教育的发展真的铺了一条很大的路。211的学校是122所,一般的普通本科学校339所,还有独立学院、民办的、中外合作办学等等,以及承认高等学校2000多所。如果说要按照这个来分,第一层次的985211的是中国的教育主力军、排头兵。

这些学校有2千多所,但是在国际上来讲还有比较大的差距,我们就拿一个国际排名,我不是说要追求排名,但是他在对于学生选学校、选专业,或者是世界上认同你这个学校,他还有一些影响。比如著名的QS排名,还有泰晤士、美国的排名等等,QS排名,我们进入前十位的没有,都被英美国家所占据。

我们是400名以内大概有十几所,最近表现比较好的是清华北大,一直这几年都是排在一百强以内,大概有排过二十几的,现在有二十几的、四十几的、五十几名的。清华北大肯定算是一流大学了。像浙江大学、复旦大学有时候是一百位以内,有时候在一百位以外。当然这里面还是比较荣幸,武汉大学差不到哪去,三百强以内,原来是335名,今年排到273,进了5060位不容易。美国把武汉大学排得好一点,这是排在273,美国把武汉大学排到251,这是在中国大陆进入到世界排名300强也好,排名在第7、第8、第9

中国即使在400强、500强以内的学校,也只有不超过20所,所以应该说差距是比较大。审视起来,我们是大国,但是离强国有很大的差距。这引发了我们中国高等教育的一些热议,我想谈一些认识,为什么有这么多的差距。

究竟是社会办大学还是大学办社会?我曾经一直讲过这个观点,现在的大学是大而全小而全的,从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什么都有,后勤要说社会化,现在还有做了一部分,但做得不够。包括了校园的环境、校园内部,因为他都是学校办社会,包括武汉大学珞珈山街道办事处是政府的,在武汉大学里面。究竟社会办大学还是大学办社会,一个大而全、小而全。作为一个校长,应该是全副精力在找人、找钱,抓教学、抓科研,但是我相当一部分的精力,是在做社会应该为大学所做的事。

有一些老师找到我说“我孙子要读武大的附小”,你给我想一个办法,我说你孙子在读武大的附小,你儿子在哪?他说我儿子不在这里,我说你儿子不在,我隔了一代我怎么负责你的孙子呢?他说“我不管,我是学校的老师”,这是我一个武汉大学的校长该做的吗?没有办法,我还是要比较客气地解决这个问题。我认为社会办大学、大学办社会,这是目前制约学校发展的一个方面。

二是高校趋同化比较严重,特色不太鲜明。我们过去还有很多特色专科的学校,最早学的是前苏联50年代的时候,后来经过调整,有多科系的,有煤的、钢的、材料的等等多科系的学校。现在你把那些大学名读出来,“某某科技大学”,我不敢说“东华大学、西华大学……”,不知道这些学校过去是干什么的或者是现在干什么的,还有他很多的学校是趋同化的,专业是趋同化的,有些模式是趋同化的。为什么说要办  有特色的大学,这应该还是我们中国高校一个缺陷或者是弊端。

三是教学与科研之间的矛盾依然存在。很多著名的老师他带研究生是从事创新性的人才培养和解决了教学科研的问题,但是本科生,很多老师科研很强,但是在教学上他比较弱,你让他把教学科研都要强,也是很难。都是潜心为学和从事于高端的科学研究,这个矛盾怎么解决,应该如何用科研反哺于教学,就一个应该探索的机制,这与国家的对于科技评价的机制如何改革是有关的。

我一两个月前拜见过科技部的部长万部长,我说这个科技办校的体系要改一改,比如中科院的系统以科研院所为主,但是如果大学我们不这样评价也很麻烦。科技部也说,也一直在研究一直在着手要改,这与评价体系还是有一些关系。

四是高等教育区域发展不平衡。很多地方式集中,如果一个地方的经济要发展,他的教育要优先发展,这本身是我们国家教育发展的战略,但是很多地方没有国家对等的学校,比如青海、宁夏、西藏、内蒙、贵州,他已经没有一所教育部的学校或者是直署的学校,他资源上严重受到制约,他的经济怎么发展?他下面的孩子们上学到哪儿去上?升学率的比率肯定是比较低,而其他的人即使毕了业也很难到那儿去工作,这就是一个不平衡。但是北上广,这是教育最富裕的地方,当然还有湖北和江苏,这两个是教育大省,可能除了这几个地方,其他地方就不平衡比较弱。所以中国的东部和西部地区教育的差距,中东部经济差异大,教育还大,如果这个教育的差距平衡不打破,经济和科技的一些差距我认为会越来越大。

五是教育的总体投入仍然还是不足,现在的教育投资按照GDP4%这个量是很大了,国际上这十年、二十年,至少改革开放三十年以来,中国的教育投资是非常大的,涨幅非常快。但是过去欠帐太多,你要按照世界一流的大学来讲,你还有很大的差距。

我认为这五个问题是必须要解决的,也是制约着我们世界一流大学的发展的。解决的办法就是要改革,国家国务院也好,教育部提出来要深化改革或者是综改,我不详细阐述改革的内容很多,但是这里面我要说的是有几个方面,人才培养的机制或人事制度,办学也好,办学的体制也好,管理体制也好,我认为要充分放权。

在人才培养机制方面,我认为现在我们还是传统的东西比较多一些,照本宣科的东西多一些,计划的这种授课的东西多了一些,让学生充分有一些自由的探索少一些,课程设置量太大,这个要改,一些人才培养机制、培养的模式,包括培养的方向,要培养创新型的人才现在一定要改。现在学生因为量太大,学生实习基地都很难找。过去我们那个年代四年大学当中可以实习三次,现在很难能够人学生实习三次等等。

人事制度现在需要改,很多的学校实行全员聘任,要打破过去的铁饭碗,我们现在也实行全员聘任,三年一聘,如果聘请你完不成任务,你还是学校的老师,但是很多的待遇不会给你了。现在新进来的人全是实行年薪制聘任制,你到一定时候可能才属于终身制,否则这几年你中间你随时做得不好,我可以随时解聘,像企业一样,这个改革现在学校在推进。不是一进来就是一个铁饭碗,不管你国外来的还是什么地方来的,我们都实行的是年薪聘任制和过去那种公职、公薪不一样。

第三,武汉大学之梦。要办中国特色世界一流大学,我们有三步走战略:第一,到2015年稳固提升学校在中国高等教育第一方阵的位置,我认为我们基本上做到了。我刚刚说的世界性的标志性的排名社会声誉在提高,国内最高的评价,最近校友武汉大学排名第四,是不是第四我们武汉大学的校友你们自己来说,反正至少在上升。从十几到第四、第五、第六也好,他影响还是在的,我们在发展,在稳固地提升我们第一方阵。第二,按照2020年按照国家的要求初步建成中国特色世界一流大学,一定要加“中国特色”,所以叫“中国特色世界一流大学”。如果要按照目标,按照排名的体系,争取进前200名,还有50多名的路要走,五年50名我估计问题不大。第三,到2043年建校150周年,全面建成中国特色世界一流大学。未来的武汉大学,我们的特色、我们的目标,我们的梦想,就是中国特色世界一大学,第二是夯实中国最美丽的大学,第三是办中国最具有卓越精神的大学。特色大学我们是最具综合性的大学之一,包括北大、武大、中山大学、四川大学,应该说综合性比较强的。中国最美丽的大学,过去没有争论,过去厦门大学跟我争论,我认为他不能再跟我争论,我就是世界最美丽的大学。

看看这些图片,春夏秋冬武汉大学多漂亮,3月份的樱花节请你们到武汉大学来,门票我给你们免费!最具卓越精神我们的校友易中天,人才不是培养出来的,只要到武汉大学人才一熏就会被熏出来,说明他的人文底蕴比较深厚,精神还是比较卓越。我经常在国外说,你不知道武汉大学,我告诉你武汉大学是中国最老的大学之一,建校122周年。武汉大学,是中国最老的大学,中国最美丽的大学,中国最具卓越精神的大学,还有中国的一流大学,你只要把这四句话记住就可以了。我就期待下一个诺贝尔奖获得者在哪儿?武汉大学!谢谢大家!

会员中心   |  统计平台   |  人才招聘   |   联系电话   |   图片中心   |   下载中心   |   学位论文库   |
深圳虚拟大学园管理服务中心版权所有 Since 1999.9.10  Tel:(86)755—26551558  地址:深圳市高新区南区深圳虚拟大学园大楼  粤ICP备05085107号